?

Log in

我是敎友
18 most recent entries

Date:2009-02-05 23:34
Subject:純真
Security:Public

最近因為幫忙教會青年團體的工作而跟一位神父朋友再見面。他是我大學的“師兄”但比我年長好幾年,我第一次認識他時,他已是以一個修士的身份在大學天主教團體的一個避靜中作我們的講師。認識他都七年了。我發現,每次再見,我愈來愈感覺他又多一份純真。他十分聰明,做人或講解信仰時都以祈禱的心加有道理地去分析。他純真但並不天真,總給我一種認真得來又放鬆笑得開懷的感覺,愈來愈懂得去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給天主。他讓我想起在一套敍述聖女小德蘭 "The Story of Saint Thérèse of Lisieux"(附1)中,院長如何描述聖女小德蘭: "You are a very simple soul, and the closer you get to God, the simpler you will become."

但他們都是修道人呢! 究竟「普通人」又能否做到?

在教區視聽中心曾有個特輯叫「出家入世」,究竟是否真的可「在世而不俗」呢?
這可必要先回到「聖召」的最基本: 成聖。不論我們個別的路,或是獻身、或是婚配,天主召叫我們每一個人成聖,跟祂永恆的共融。

好罷,邏輯上認同,但很難喔!

對! 難,是事實,但不是籍口。"因為在天主前沒有不能的事。"(路1:37) 讓我們都祈求天主多賜我們謙遜的恩寵,好讓我們能更純真的依靠祂。而謙遜,豈不就是邁向成聖的門檻嗎? 共勉之! 主佑。

-----
附錄:
1. http://www.theresemovie.com/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8-12-27 03:55
Subject:永恆的喜悅
Security:Public

永恆的喜悅是跟天主的共融;人類自由地選擇去以天主的愛去愛。原祖沒有做到而使跟天主共融的關係破裂了。聖誕節前的將臨期(Advent)這名稱來自希臘文"parousia"常用以喻"第二次來臨"。教宗亦在2007年將臨期的一個講導中提到﹕"This light, which shines from the future of God, was already manifest in the fullness of time; therefore, our hope does not lack a foundation but is supported by an event situated in history, which at the same time exceeds history: the event constituted by Jesus of Nazareth." (附1) 耶穌謙卑降生成人﹐以祂的天主性及人性完滿地展示出天主的愛 -- 那無限的愛直至甘願無辜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去修補之前原祖跟天主破裂了的關係。每年聖誕﹐我們為耶穌的到來感恩﹐更期盼祂的第二次來臨--in the fullness of time--是永恆﹑是喜悅。

若人看不到永恆﹐那在世上面對困難﹑挑戰時所要作出的愛的選擇將並不喜悅。但耶穌卻給我們作了榜樣﹐告訴我們每一個無私的愛的選擇就是跟天主的共融多一點點的一步。耶穌曾說﹕“我把平安留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賜的一樣。你心裏不要煩亂,也不要膽怯” (若 14:27) 祂開啟我們的眼睛﹐去看破世界大氣候經濟衰退﹑成敗得失與病痛等﹐都影響不到我們的喜悅﹐因為真正的喜悅並不建於這些上﹐而是於我們做每一個選擇時是否以天主的愛作中心。 而這真正的喜悅﹐更是永恆的。主佑﹗

附錄﹕
1.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benedict_xvi/homilies/2007/documents/hf_ben-
xvi_hom_20071201_vespri-avvento_en.html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8-10-28 23:41
Subject:心靈的黃金海岸
Security:Public

這標題令我聯想起的就是﹕藍天白雲和聖經中列王紀上的章節。"心靈的黃金海岸" 儘應是聖依納爵所形容的spiritual consolation -- 在祈禱中感受到天主的臨在﹖ 哪﹐自己最近的心情跟黃金海岸扯不上什麼關係﹐我的心不能靜下來祈禱。祈禱很平淡﹐像是再不感到天主的臨在。有時即使無事忙﹐也只想看看電視來充斥﹐人有點迷茫。

列王紀上第十九章描述天主吩咐厄里亞到山上去站在上主前。暴風﹑地震﹑烈火也曾出現﹐主卻不在。主在輕微細弱的風聲中。我覺得英文NRSV版本的譯法更貼切 -- sheer silence。這種silence跟我在祈禱時感覺不到天主的臨在那silence剛相反﹗

反思自己﹐我知道很多時我選擇了去離開天主﹐就像福音中那蕩子的比喻(路15:11-32)中的兩個兒子﹐幼子全然的離家走了而長子的心也離開了父親。縱然如此﹐父親卻從未離開。他一直在等待跟兩個兒子一起去分享他的一切。但問題是﹐我如何才找到回歸父家的路﹖我該做什麼去再次尋回天主的臨在﹖

在Henri Nouwen的一本書中﹐我找到了提示﹕The question is not "How am I to find God?" but "How am I to let myself be found by him?"... ... It might sound strange, but God wants to find me as much as, if not more than, I  want to find God. ... ...real issue: Can I accept that I am worth looking for? Do I believe that there is a real desire in God to simply be with me?"

就像福音中那父親﹐天主從未離開我們。厄里亞所經歷的那非常震撼的天主的臨在﹐那sheer silence。每當我望向藍藍的天﹐沒有特別期望著天主會跟我說什麼﹐但心中總是有一種震撼。一種跟天主很直接﹐很親密的關係﹐不管生活發生著再複習的事情。原來如何開放自己去讓天主找得到﹐就是心靈的黃金海岸的鑰匙。主佑﹗

附錄
- 1 Kings 19:11-13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 http://bible.oremus.org/?ql=92244677
- 聖依納爵 = St. Ignatius of Loyola
- "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 by Henri Nouwen, Ch.8, Pg. 106.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8-08-12 03:10
Subject:有了什麼,就會使你快樂?
Security:Public

當這題目在這個網站出現﹐像是有著不明文的暗示﹐那「答案」應該是「天主而並非物質」... 這篇稿並不是要推翻這答案﹐因為沒有推翻的理由﹐真理只有一個。但生活在世界﹐就有物質。出街可以手機跟人聯絡﹑髒的衣物可用洗衣機清洗﹑家中也有浴室可沖涼... 在香港/加拿大﹐比較富裕的地方﹐這些都不算過份奢侈﹐生活的基本罷。值得思考的是﹐究竟我是否真的相信﹐跟天主的關係比擁有物質更重要﹖

最近﹐從一位朋友得知一個徒步行走九天的朝聖之旅。由多倫多附近的一個小鎮(Brampton)﹐步行若二百公里到Midland鎮的Martyrs' Shrine (這是八位早期到加拿大傳教的耶穌會會士殉道的地方)。 此行規定我們不可以帶手機﹐也不可以帶錢。衫也只最多帶五件。沿途就寄住在當天行到那小鎮中的聖堂。聖堂禮堂的地板就是床﹐睡袋就是床褥。沒有洗衣機﹐也沒有浴室。 生活的基本都沒有了﹗每天早上四時半起床﹐早禱後便開始步行至下午﹐抵達下一所聖堂為止。休息與自由時間至晚禱及彌撒或明供聖體﹐之後晚飯和每人分享各自在當天所感受﹑所反省的。這次朝聖﹐沒有坐飛機到異國﹐只是簡單的在自己國家的鄉村路上﹐與另外二十個同樣渴求跟天主加深關係的教友一起步行﹑一起祈禱。但這九天讓我深深的肯定﹐最簡單規律的祈禱生活﹑辛勞的差事﹐都會是接近天主的途徑。當跟天主的關係漸漸加深的同時﹐亦漸漸多嘗到一點點兒跟天主永恆共融那無限的快樂。一種物質沒法填滿得了的快樂。

哪﹐有了什麼﹐就會使你快樂﹖

曾聽說﹐St. Thomas Aquinas有一神視﹐見到耶穌在十字架上﹐耶穌問他﹕「你想要什麼來作為你給我所寫和所做的一切的報酬呢﹖」St. Thomas答說﹕「主﹐唯有祢。」
 
------
附錄
- Martyrs' Shrine (http://www.martyrs-shrine.com/story/)
- St. Thomas Aquinas' answer, "Non nisi te, Domine"-only you, Lord. (http://www.holyspiritinteractive.net/columns/guests/brianmullady/thomasaquinas.asp)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7-12-10 03:27
Subject:生命的綠洲
Security:Public

“話咁快就放完假啦?! 好似唔係好夠喉... ...”這可能是你跟我都曾幾何時的同感。返學的放暑假﹔返工的放大假。放假﹐當然重要﹐因為人的身體需要休息。但若然試想深一層﹐為何很多人都有“假期大短”這同感... ... 會發現﹐或許我們每人的內心深處都渴求一些什麼﹐多一點點似的。往往我們在拼命追尋的﹐原來只是“海市蜃樓”﹐不能填滿我們內心深切的渴求。

這兩個月在秘魯﹐每天早上我會到修會所辦的學校服務﹐放學後便去她們住所的小聖堂﹐在耶穌聖體前祈禱。從耶穌基督的聖體﹐我找到了答案。"For Christ is our own deepest and most intimate 'self', our higher self, our new self as sons of God... The peace which opens our soul, the spiritual silence, the rest, the security, the certainty that come to us at Communion with the intimate awareness of His presence, is a sign that we have opened the door that leads into the inner sanctuary of our own being, the secret place where we are united with God." (Merton, Thomas. The Living Bread) 像 St. Augustine 在他的書"The Confessions"中寫到﹕"Our heart is restless, until it repose in Thee."

耶穌基督的聖體給我們超越肉體的休息﹐超越心靈的休息。 祂讓我們能夠找到最深處﹑最真實的自己﹕我們肖似天主( 創1:27) --- 我們能愛 (若一個4:8) 祂的聖體充滿我們(若17:23)﹐祂的聖體賜我們恩寵去以行動去回報天父的愛 (若一 2:5)。跟天父永恆的共融是天堂﹔耶穌基督的聖體就是我們在世這生命的綠洲。主佑﹗

------
附錄
- “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 創1:27)
-“那不愛的,也不認識天主,因為天主是愛。”(若一個4:8)。
-“我在他們內,你在我內,使他們完全合而為一,為叫世界知道是你派遣了我,並且你愛了他們,如愛了我一樣。” (若17:23)
-“誰若遵守他的話,天主的愛在他內纔得以圓滿;由此我們也知道,我們是在他內。” (若一 2:5)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7-10-08 12:58
Subject:夢境成真的一刻
Security:Public

很難相信﹐這刻的我已身處在秘魯利瑪寫這一篇稿子。之前在“愛多一點”那稿件中提過﹐在去年的11月﹐我發願成了Servants of the Plan of God 修會的候選人(candidate)。這修會九年前在秘魯成立﹐在奇妙地"巧合"的情況下﹐我在這異地跟這修會相遇。因為她們並沒有修女在加拿大﹐在遙遠地discern的日子中﹐很期待再回到秘魯去進一步了解她們﹐了解自己的聖召。天主的安排真的是完美的﹗祂曾給我太多的驚喜。獨自在加國待了十個月﹐像是浪費﹐但我學會了耐心及謙遜。當修會的神師叫我預備用若半年的時間再回到秘魯去認識她們時﹐我心並不是沒有爭扎的。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工作﹐我的天主教青年團體... ...

但路加福音的一章節令我感受很深 -- 路 9:57-62。“「主,我要跟隨你,但是請許我先告別我的家人。」耶穌對他說:「手扶著犁而往後看的,不適於天主的國。」"

耶穌要我們作出的決定﹐像是苛刻﹐像是要我們拋棄快樂。但實情卻是完完全全的相反﹗在這異國﹐我並不感覺孤單陌生。跟修女們及其他候選人的友誼﹐共同渴望主成自己生命的中心﹐決心不後顧地以自己的生命為主作見證。這一切體驗令我充滿無法言語的喜樂﹗ 尋找聖召﹐並不可怕。願您找到您的途徑去抵達永恆的快樂﹗主佑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7-08-12 02:35
Subject:每一天都是新開始
Security:Public

是若兩個月前罷﹐我開始想著該如何寫這一個主題。第一個印象浮現出腦海的﹐是懺悔--告解聖事。過了一陣子﹐第二個不停在腦中盤旋的﹐是一首天主教青年人所作的一首歌“醒覺”的歌詞﹕"每一天都是新開始﹐每個挑戰都是感恩之始... "  但摸不清兩者的連繫。直到幾天前自己在平日早上彌撒的一個經歷... ...

已有好一陣子沒有辦告解。獨個兒坐在聖堂內﹐心中爭紮﹕感覺自己未預備好﹐但亦知道自己很有這需要。再想﹐若再拖延下去﹐時間越久﹐對自己過犯的記憶也只會越模糊﹐就只會更覺未預備好。最後鼓起了那慬有的勇氣去找神父﹐盡我記憶道出過犯。當我返回聖堂﹐面對著聖體櫃中的主耶穌﹐那父慈愛的感受很深﹐想起一首歌﹕"Father I have sinned... I forgive you, I love you. You are mine, take my hand, go in peace, sin no more, beloved one" 又想起神父在辦告解時跟我說﹕“我們大家不就都想盡力做得更好嗎?" 那刻﹐早前的兩個念頭終於相遇!

"因為按照天主聖意而來的憂苦,能產生再不返悔的悔改,以致於得救;世間的憂苦卻產生死亡。" (格後 7:10)

最後﹐請容許我以這首歌的詞作完結。共勉之﹗主佑。

醒覺
作曲/填詞:Paul Yeung

身處幻變的空間 人不懂得停下
在這刻和這處 是有主親愛的足印
若您懂得欣賞 即使有浪濤和狂雨
若有主在傍 就算苦 亦覺得很美

醒覺是我的宗旨 能活於這刻最好
善用我每一天 就算終此生都不悔
用我赤子之心 以愛將真摯蔓延傳播
這世界原來是這樣美好

每一天都是新開始
每個挑戰都是感恩之始
我從不放棄 從不嘆氣
是我存在意思

我決心不執著世上事
再不憂心顧慮 活得欣喜
我從不會後悔 (不會後悔) 不會後悔
是這生早獻給您
(註﹕http://www.gophoton.com/products/the_way_2.htm)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7-05-16 19:31
Subject:愛多一點
Security:Public

看到這毎題目,立刻就想起自半年前,立誓成為Servants of the Plan of God 修會候選人(candidate)那天接過那條頸錬上那十字架。那十字架就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和現任教宗)的權杖上那一個。十字架那條橫木向下彎,耶穌的身體也跟常見的苦像不同--祂的身體向下垂。修女告訴我,這是耶穌呼出最後一口氣那刻,代表著祂對世人的愛--直至極點。"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若望15:13) 多震撼! 因為祂--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真的為愛我們而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這亦是她們選擇要候選人在進一步認識她們期間要佩帶這聖架的原因。它提醒著我們:"我們應該愛,因為天主先愛了我們。"(若望一書4:19) 曾聽過: 真正的愛是不可能沒有犧牲的。愛,並不只是一種感覺,而是一個選擇。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我們愛的選擇,又該以什麼來作為中心呢? 我,從這橫木向下彎的十字架上,找到了。主佑!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7-05-08 01:07
Subject:內心的種子
Security:Public

耶穌說天國像是一粒芥子。最細小的種子﹐但長起來後比其他蔬菜都大﹐還成了樹給飛鳥棲息(瑪13﹕31-32)。 天主的國可指基督本身(天主教要理 2816)。 我們不也埋藏著這粒熱切渴求親近天主的種子嗎﹖ 公教家庭從孩子小時候開始教導他們認識﹑親近天主是一種對這粒種子的灌溉。祈禱給予我們內心的種子養分。只有信望 上主﹐我們內心的種子才能長成樹﹐結出愛德的果子<。耶穌曾詛咒不結果子的無花樹(瑪21:19)﹔祂要我們做有信德的人。這內心的種子﹐在我們還未出生前﹐祂就已將它栽種在我們心中。這細小的種子﹐卻滿藏著很大很大的愛﹗讓我們都努力灌溉﹐勇敢回應祂給我們的召叫﹐結出豐盛的果實﹗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4-13 15:32
Subject:天堂
Security:Public

剛剛在聽光良上隻碟的其中一首歌"天堂"。若將"你"變成"祢",原來都幾work架呢。



天堂
曲:光良 | 詞:葛大為 | 編:吳慶隆

牽著你在天空飛翔 這樣看世界不一樣
有了你在身旁笑的臉龐 世界或許就這麼寬廣

忽然就忘記了慌張 人海之中你最明亮
無意間的影響 漸漸擴張 你豐富我 生活感想

何必尋找所謂的天堂 原來我因為你 不想再去流浪
情願平凡 不擁有一切也無妨 有了你在心上 依然是天堂

何必尋找所謂的天堂 原來我因為你 不想再去流浪
情願平凡 不擁有一切也無妨 有了你在心上 已經是天堂


"所謂的天堂"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詞語...特別是身為一個教友。可能從領洗起,便
已開始接觸到一個訊息,就是要為未來的永恆的生命,"在天堂(國)"的生命而活現在
的生命。到底"所謂的天堂"是什麼?

"What exactly is heaven? Neither the Bible nor the Tradition of the
Church have a definitive description of heaven... Even though we generally
refer to heaven as being up and hell as being down, they are not physical
places as we experience time and space. Thus we can only describe them through
metaphors and analogies." (e.g. as a wedding feast, a mansion, etc.) ~ The
Catholic Faith Handbook for Youth. pp.127-128


"所謂的天堂",或許就是因為聖經中的imageries而產生的?
這首歌是情歌。但跟天主的關係,若果到了這歌所描繪的。
即使平凡
縱使失意
遇到困難
都不太重要了,
只要有天主在心上。
能活到這麼的生活,
不就已經是天堂嗎?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4-11 21:40
Subject:請為家庭和諧祈禱
Security:Public

直至剛才寫畢日記後,才發現原來在今天所發生的其中三件事,亙相之間存在著些少微妙的關係。第一件事,是今天在圖書館讀書發au dou時,從跟朋友的交談中而感慨想到的一些事。第二件事,是之後跟父母及家姐細佬去了良友打邊爐。第三件事,是剛剛讀完了那篇今日作默想祈禱的文章。三件事情的共通點就是跟”家庭和諧”有關。而從這三件事情中我所找到的結論就是這篇幅的主題--請為家庭和諧祈禱。

最近常忙著應付考試,並沒有太多時間靜下來。昨天剛考完尾二的一科試之後,現在的我有一個星期來預備那下星期的最後一科,所以多左些時間來發一下au dou。越近term尾,就越想回顧這年所發生的一切一切罷。其中一樣最深刻的,是自己騰多了時間去理下身邊的朋友...仔細想一下,原來令到差不多我每一個朋友最困擾的,都是跟家庭有關的問題。例如:父母對他們的期望跟他們自身最想實踐的意願其實並不大相符,跟屋企人的相處等...自己又何嘗不是呢?因為人總渴望自己的家能夠和諧,能夠是自己找到溫暖,安全及支持的地方。家,不應該是充滿愛的地方嗎?為何現實又好像不大是如此呢?

父母今天兩人都到了我Waterloo屋企,因為要接家姐出多倫多。因為今朝很早就開始”讀書”,昨晚又夜瞓,所以我本來是想回家睡一個午睡!但原來他們想出去行街!自己又很久沒有回家,很久沒有見過爸媽了,所以都跟左出去。在Conestoga Mall閒逛。其實很無聊,因為只是無聊的行下,沒有什麼目的。但心其實又幾享受能夠一家人一齊無聊咁行。走之前,一家人去了良友打邊爐作晚餐。其實我們為了應該選”任食”或”不任食”都”爭議”了好一會兒。因為大家都很熟悉大家的性格了...有些”問題”是每次一家人坐埋一齊便一定會出現的了。無論如何諒解或相讓,這些”問題”都沒有辦法會消失的了。但,我覺得現在我們一家人,除了努力的亙相諒解外,學會了接受這些永遠不會消失的”問題”的存在。”問題”可能從來也沒有淢少。我希望自己對家人態度/關心程度的改進,可能一直也沒有多進步過...但我覺得,最近這些年來,我們終於開始學會多了如何去接受大家的短處多一點點兒。當一起將大家好的一面盡量放大些時,”問題”(起碼”問題”的嚴重性)會變得細一點點,”家庭和諧”就多一點點。我深深的感受到我自己家庭的轉變(比從前和諧多了),是由我們一起再去番聖堂之後慢慢的改變過來的。是再一次讓天主進入我們的家庭!特別是最近這一年,我真的超級感謝天父給了我這麼的一個家

回到家後,爸媽跟家姐走後,本想懶懶的睡,但不知點解,最後就左去睇今天的點想祈禱章節。今天的聖經,講到Judas。雖然他出賣耶穌,但耶穌反而寛恕了他。"Because Jesus holds onto what the Father sees of the human heart, rather than what he is experiencing. The Father sees that heart as lovable and loving, and it is out of that same heart that Jesus sees and lives." 現在你可能正在諗,咁同家庭和諧有乜關係?唔通家人會出賣你?...希望不會這麼極端啦...但,今天daily mass時,神父講到...耶穌選12位門徒時,他所選的都是”好人”。但”好人”到最後都背離了祂!神父之後引述了Shakespeare的idea about how every hero has a tragic flaw. 每個人,無論多”完美”,都會有壞的一面(只有當一個人能夠看到自己壞的因素是些什麼時,才能減低自己遠離天主的機會/犯錯)。 有時我會諗:從子女的角度去看。最好的當然是父母都明白事理/做或說什麼都是真的對的...但父母也是人嘛!若果他們真的做錯/橫蠻無理,身為子女,可以如何去面對呢? 但當我作"默想"(寫日記)時,才發現原來今天的聖經已解答了。

屋企人對一個人的影響原來比什麼都要大...但有時憑著人自己的能力,是未夠的。願每個家庭,特別是公教家庭,都學會邀請天主到臨他們當中,去接受這愛(天主)及在當中將這愛彰顯,使家庭和諧得以成為現實。所以...請為家庭和諧祈禱。主佑。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4-09 19:04
Subject:尋找西藏後感
Security:Public

剛剛看完由天主教敎區視聽中心製作的其中一個節目--尋找西藏|,很想記低這刻的感受。睇到喊添...這兩集介紹到在中國雲南西部偏遠的山區的三條村落中,如何憑著在大半個世紀之前外國傳教士到那地方播下的天主的訊息的種子,即使經過文革的殘酷洗禮,現在再沒有神父的教區,村民依然保存著他們的信仰!

採訪了些老教友,他們曾經跟當年的傳教士接觸。在訪問中,”傳教士做的都是慈善的工作”這句說話出現了無數次!當中一位很老的女教友,跟姊弟三個是孤兒,是傳教士供讓他們成人的。傳教士曾在聖堂門外種植葡萄,在開彌撒時用。也將聖歌翻譯成藏文。其中一個主要受訪者,吳公底,很多代都是教友,亦有跟傳教士接觸。在文革後,傳教士被送離境,他們從那時起就再沒有神父了。開放後,政府將以前沒收了的聖父用品歸還,他珍而重之的將每件介紹。神父開彌撒時用的領帶,所穿的祭衣...他那懷念及珍惜的感情,在我腦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雖然沒有神父,但教友每星期都聚集祈禱!聖母升天節是他們其中一個十分重視的日子,那天他們有一個另外一區來的神父(訪問了那神父,原來在國內是不可以跨地區傳教的...所以他只能盡量低調的去給他們開彌撒)給他們開彌撒。雖然他們大部人都不懂漢語(只懂藏文),但仍然留心去望彌撒。他們懂得珍惜。反思一下自己,活在這物質充裕的社會,星期天也為著讀書/做工/遊玩而沒有時間去聖堂...多可惜。其實應說,多可憐。

在那天晚上,他們全村人又唱歌又跳舞的跟神父道別。最後,他們每個人給神父送上一條白色的絲帶,是一個代表送上祝福及感謝的禮儀。那時候,很多教友都眼有淚水...包括我。

那裡的人可能對教理認識不深。若你問他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他們可能沒有能力解答。但他們都分享著跟我們同一的信仰啊!其實最真實,就是最基本的一切。信仰其實是很簡單的。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4-02 23:56
Subject:轉載: 從報紙中尋找上主 - 孔令瑜
Security:Public

近日香港傳媒非常熱鬧,幾宗時事新聞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其中包括尖沙咀警察槍戰案的主角徐步高;前年於南亞海嘯中被揭發訛騙綜援的少婦;富山殮房領錯遺體鬧劇,還有模特兒彭楚盈的死因聆訊……這幾宗新聞都不約而同成為互聯網上的熱門搜尋對象。

過去幾天,尖沙咀的警察槍戰案的報導尤其熱熾,傳媒幾乎每天都有新的「故事創作」。驟眼看來,媒體對案情的了解和掌握,比警方還要快捷和準確。但事實上,內容有幾多是真實,有幾多是以訛傳訛卻不得而知,而公眾亦仿似觀看電視連續劇,不斷沉醉在「故事」情節之中,並無考慮到新聞報導內容的真實性。

為了滿足公眾的「知情權」,記者更走訪徐先生的鄰居,附近的租影碟的店舖,徐家的補習老師等,近期則以徐先生的日記為標題,指他曾打算刺殺幾名政治人物和富豪為目標等等。或許我們會以為,這些報章的報導無傷大雅,只是一些花邊新聞,為槍戰案加添幾分神秘感而已。不過,傳媒對新聞處理的態度卻令人擔心。事件涉及人命的傷亡,我們是否可以以這樣輕率的態度面對?此外,當我們尚未了解事件的「真相」,警方至今仍將徐先生稱為疑犯之際,報章已經將他冠以「魔警」、「殺警人魔」、「雙面港警」的稱號,更甚者是將徐氏夫婦曾參加的電視遊戲節目重播,並請來所謂「專家」分析其面相、性格、心理等等。

同樣情況亦發生於因南亞海嘯而被揭發詐騙綜援的高氏夫婦身上。傳媒不僅對夫婦二人的「感情生活」大感興趣,同時更藉此對綜援制度加以批評。以一本周刊為例,他們以「綜援大話精」為封面,首先對當事人大肆指責,但文章的後半部,卻指在元朗某公共屋?,特別多人申領綜援,而該區的酒樓則每天其門如巿,暗指綜援人士拿著公帑往酒樓品茗。但屋?酒樓人多,與申領綜援有何關係?為何不訪問茶客了解他們的背景才作推斷?姑勿論是往酒樓吃飯,抑或是外遊記錄,社會對領綜援人士的要求是否過分苛刻呢?我們是否期望,每一位領取綜援人士都要過苦日子,每天都要為自己使用「納稅人的錢」而悔咎呢?

如果大家沒有善忘的話,我們仍會記得當天媒體如何以誇張的圖文,報導港府聲稱有一百六十七萬因終審庭的判決而來港,當年人大常委會釋法令無數家庭失去團聚的機會,我們敢說在這過程中傳媒沒有推波助瀾的份兒嗎?

我們擔心的,不僅是傳媒對事件的繪聲繪影,對事件刻意「娛樂化」,而是市民透過傳媒「故事」製作衍生的社會、政治及文化觀感,建構普遍的「歧視和偏見」。這不僅影響了我們對社會問題的看法,而更強化當權者對弱勢社群的標籤效應,以利推動不少帶有歧視性的政策。明顯的例子包括借故削減綜援金額、合理化九九年的人大釋法、實施針對新移民的人口政策,以至鼓勵警方濫權等等。

基督的宗教信仰是以「愛」為中心,我們不僅要愛我們的親人朋友,更要愛我們的鄰人,愛身邊受壓迫,受歧視的社群。明天當我們再次打開報紙時,嘗試不再以「第三者」、「讀者」的身份,而以一個基督徒的精神去了解社會事情,關懷身邊的兄弟姊妹時,或許我們亦會找到耶穌,他就在那裡向我們招手!

正義和平委員會供稿
http://www.hkjp.org

Source: http://kkp.catholic.org.hk/lo/lo3241.htm#anchor-50000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3-19 03:28
Subject:很多紙巾盒
Security:Public

很久很久都沒有寫過一篇文章了。但我很想將今天經歷到的記低,因為我所開始接觸到這件事的原因,是天主。而我因這而感受到的,是更加深刻的天主。這是我第一份打算長做的義工。是在一所叫Hill House Hospice的不牟利機構裡幫忙。兩個星期六前, 第一次見義工編排人Mary Lynn, 才第一次見到善終服務的其中一個橂式。今天, 第一次真的開始"幫忙"(其實今天我沒有帶給工作人員們太多麻煩就已好了!)...

其實,能夠從今天起開始幫忙,已是一個"天主的體驗"。05年11左右起,自己開始在找尋一些有關Palliative Care的機構(說起來也怪,其實是5月起罷,因為另一個原因第一次知道有Palliative Care and Geriatrics..)。竟然有間在我屋企左近! 問過,原來所有義工都先要讀一個31hours 的課程。 每年只開兩班,一班在一月,另一班當時那負責人則不知道在何時。性急的我,一心想,當然越快可以開始越好! 所以填好晒表格,找了推薦人,做好Criminal Check,一切申請的工作。加上只schedule了每週只是二,四有堂,心想,點都不會有什麼(時間上)問題罷!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家住那區的Palliative Care課程只在星期四有堂, 還要是9am to 4pm。我要在Waterloo上學, 跟本沒有可能上那課程。Hill House的人很熱心,叫我問Waterloo Hospice會否有合適的時間, 哪兒上堂都可。 打完電話給Waterloo Hospice, 換來的是失望。因為他們的課程是逄星期二,四上堂的, 而且時間上跟我自己本身學校的課程剛剛撞! 他們叫我試問Conestoga College。打完電話給Conestoga College, 換來的也是失望。他們的而且確有晚問課程,但因報名的人太少而取消了! 那時候的我, 曾經懷疑, 或許只是我自己想多了。 現在仍未是時候... 但很奇怪, 幾天後, Mary Lynn from Hill House Hospice打電話給我。她說我可以先開始,只要日後補讀番個課程便可以了! 當時的興奮很難形容。 這些都是從天主而開始的。

今天一去到已做錯了一件事, 就是按門鈴。因為我九點早上開始, 護士跟我說,義工/工作人員是不用按門鈴的! 若那麼早按鈴,會嘈醒病人。

之後的四個鐘頭, 便是坐在電話前。 義工的其中一項主要任務就是聽電話。 其實又不會每分每秘都有電話接, 所以都有很多事間在看書。向來八掛的我, 也好奇的周圍望!

環顧四周, 發覺最多的,是紙巾盒(Kleenx boxes)。我枱上有, 大廳有起碼兩盒, Foyer的裝飾架也有一盒, 廚房就當然也有... 原因也不太難理解。

但提起這"很多紙巾盒"的實情的原因,是因它令我對今天在那裡讀完的一本關於Palliative Care的小冊子,當中的一句quotation(引言?)感受特別深。那Quotation寫到:

"The world would have no rainbow if the eye had no tear." ~Author unknown
(若人們的眼睛不會流淚,這世界便不會有彩虹。)

哭, 是一種正常的渲洩。一個人哭可能會有幫助,但往住,若是跟人在一起時哭,幫助比獨個自哭更大。

跟今天Fr. Francis Ching所提到: 痛苦是人類最容易見到(接觸)天主的地方。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2-06 23:31
Subject:信,望,愛
Security:Public

昨天, 去了一間平時好少去的聖堂。望完彌撒後,在禮堂無聊地周圍望...
發現,原來禮堂的牆上,一邊掛了一個寫著"信"字的石塊, 另一邊則掛了一個寫著"愛"字的石塊。
不大愛用腦但很愛發問的我, 就問一個青年教友,"點解冇個望字的呢?"
那青年教友說曾經都有人問過呢個問題, 但...都是不要問好了。
回到家後,晚飯時跟家姐提起,她很快,差不多反射性的答上一句,"你望上去咪'望'緊lor!"
嘩!
好似有比佢講通左播。

唔好意思,若你是想看信仰上的分享...唔,今次可能有點離題...
其實,
今次寫的目的..都只不過係找d野講下,來帶出今個星期大家默想,寫感受分享的主題罷!
題目都很明顯了,對呀! 就是: 信,望,愛。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1-27 18:26
Subject:太多祈禱意向?
Security:Public

這個問題,當我寫之前一個篇幅的時候其實已經在我腦中了。忘記了從何時開始,學會了為身邊的人祈禱。特別是自從某一次聽完Sister Maria說一些關於守護天使,原來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守護天使。你可以透過祈禱,叫你的守護天使去"守護"你身邊的人。之後,我就更加嘗試多為其他人祈禱。特別是當知道別人有一些我自己沒有辦法可以直接幫忙的困難時, 祈禱就會是我很自然會做的事。但最近,覺得自己有時加入我要為他/她祈禱的人數好似在不段增加中! 個名單有時好似長到...有些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在用心為他們每一個祈禱。所以,最近又嘗試每次的祈禱意向集中些...究竟"祈禱意向"是否真的會"過多"的呢?

今天在無聊時讀了Catholic Online的一頁,寫關於"The Chaplet of Divine Mercy"的。
( "...So, you want to ask me to do something for someone? Tell me his name. Is it your parents, your brothers, your friends? Tell me what you want me to do for them now. Ask much, very much: do not hesitate to ask. I love generous hearts who somehow can come to forget themselves to look after the needs of others..."
Source URL: http://www.catholic.org/clife/prayers/chaplet.php)

原來有那麼多事情可以跟耶穌講呢!

祈禱, 真的是很全面的一件事情。
祈禱, 就是將心底最深深處的渴求,毫無保留的跟天父說出來。
在問天父的同時,亦開放自己去聆聽,去回答,天父對我們的題問。

看畢這篇幅後,我想,祈禱意向是不會過多的。最重要的,是在為每一個祈禱意向跟天父講的時候,是不是真的用心去為那意向祈禱。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1-23 16:24
Subject:不如你都寫埋一份?
Security:Public

若你已經有個LJ account, 我可以加你成為我的朋友,咁其他人都可以睇到你所寫的。
若未有,可以開番個account, 又得!
若未有但又唔想開個account, 可以就咁係度留言啦 (最好就留個名啦,即使只係假名/筆名都好), 都得!

唔...題目其實沒有什麼所謂,只要寫跟信仰有關的便好。

若你想找個方向,今個星期不如就以"祈禱"作為默想的題目吧!
為什麼選擇以"祈禱"來開始? 因為夠切身掛。

誰會祈禱? 我有沒有祈禱? 幾時會?
有信仰的,會祈禱。
沒友信仰的,也可能會祈。
但,究竟為什麼要祈禱呢?

我祈禱的出發點
祈,通常接著的便是"求"。
祈禱究竟又是不是真的在求呢?
若是求,又會是求什麼呢?

敎我如何去祈禱
祈禱時,是不是一定要劃十字聖號的呢?
可不可以只要心在想,便算是"正在祈禱"的呢?

祈禱的意義
祈禱,對我,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祈禱,真正,又究竟應該是什麼的一回事?
我對於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是否一致?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應不應該一致?

多謝晒。

(1 comment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Date:2006-01-22 23:21
Subject:第一篇文章
Security:Public
Mood: hopeful

終於都開了這個LJ account。究竟這個blog是會寫什麼的呢? 其實就是這一些自己想寫的野罷! 但就像呢個blog的名稱般,會是由一個天主敎徒(其實只不過是等於"自己"...erm..)的角度去寫的文章。用英文寫其實可能會快些,但..唔知呢,(可能只是自己沒有去找)我覺得英文的,可能已經有好多。但中文的,由青年人寫的分享,好似又冇乜。在加拿大, 自己的朋友其實有很多都睇唔明中文字,所以從前自的blog都會用英文。但也發現,中文的分享也可能不是沒有需要的...起碼自己都會寫下。之前聽過有一位教友想出一份中文的免費"報紙",請敎友投稿。不知道這個計劃最後會否成功,但當他這個意念,引到"不如在網上寫一下啦"的想法,最"方便"的免費! 也自由。但希望他也真的可以搞得成功呢!
我的語文能力並不太好,但卻很喜歡寫。現在這個blog的題目,也可以迫自己去多思考,究竟我有沒有將我口中會說著是所相信的,融入到生活當中? 從聖經所睇到的人與事,跟這一刻的世界又有著什麼關連? 每個人所感受到的,都會有點兒不同罷。在這裡會找到的,是這個二十三歲得閒無事會想寫無聊野的人所看到,所經歷過,所感受到,所能明白到的一些。

"因為我們現今只是憑信德往來,並非憑目睹" (格林多後書 5:7)
"We live by faith, not by sight." (2 Corinthians 5:7)


這個聖經章節是我星期六行mall時,在一本(physically)小書(title was something related to "footprint")中看到的。上個學期,在學校讀了一個講新約的課程。當中也提到,"眼睛真的瞎/眼睛不瞎但心瞎"是馬爾谷福音(Gospel of Mark)中的其中一個主題。正如這個章節所寫到,信德本就不是出自人眼睛所能看見的。但,是不是真的看不見的呢? ... 又好似唔係。我想,是睇下你有沒有真的用心去睇掛。

若你也跟我一樣無聊,隨時留個言啦! 其實我諗會睇到呢度的人,都應該是我所認識的朋友... 如果你是其中一個,咁就算你並唔無聊,都得留個言啦! 點解? ...

(8 comments | 留個言 Leave a message)




browse
my journal